废品新闻
你的位置:首页 > 废品资讯 > 废品新闻

嘉定回收废品提醒大家废品回收行业惊天骗局

来源:嘉定回收废品      2020-4-2 18:53:56      点击:
嘉定回收废品之前新闻揭开医废回收黑幕——被回收后破碎成颗粒,做成一次性餐具奶茶杯、饮料杯、果冻杯……作为大众对此愤怒不满,简直无法想象自己每天使用的日常用品是否安全。废料这个行业确实万象丛生,但是,面对每天产生这么多废料,必然是要有合理的回收处理。就像最近很火的“流浪大师”心中一直有个垃圾分类回收再利用的梦想。
在废品行业的具体工作中,虽然门路众多,从业者众多,路数不同,但大都围绕三个核心分解不同套路:价格、重量、材质。
其中,重量这个环节是整个回收行业衍生出最多套路的,这里主要讲解在重量上的骗局手法。
市井踩着三轮车走街串巷的小回收套路就不说了,因为这种小套路和市场卖菜的伎俩基本类似,无非就是少量的缺斤少两,然后压低点价格,再去废品店变卖赚取差价。这些小回收没有涉及大金额,所以也没有太深的套路和技术性手法。
但是,对于工厂废料,那就大有文章可做。工厂废料数量大、很多材质的废料单价高,每次变卖交易金额大。自古“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很多人就会掉到钱眼里。
老式机械磅秤现在用的少了,但是也还经常用。这种称被使用历史悠久,如何将重量称的比实际轻的套路民间百姓大多都知道。不管是买家的还是卖家的称都可以操作,比如:换秤砣,改造秤砣(砣心加铅),不注意给秤砣下加磁铁等方法都是从称上面做手脚。
一 般小工厂废料也不少,那么回收商会放上一块自制的木板托盘做底座放在称上,在上面同时堆放数袋废料一起称。那种是特制的木板,其中有一面是有双杠的,那两 个杠刚好可以压称的轮子,一旦那两个杠其中的一个杠压到轮子上了,那么上面所称的货物的重量等于就是没有重量了,大部份的重量都等同于承受在地面上了,一 般不懂的人还真是看不出来发现不了。


电子称
现在都流行用电子秤,因为电子称简单明了,容易看清数字。对于现在的科技水平,电子称用遥 控的方法根本不是难事。
工厂一般都会有自己的电子秤,那么如何对付工厂的电子称呢?
一种是通过行业内渠道购买专业性可遥 控表头的遥 控器,在交易时遥 控电子秤显示数据,缺点是遥 控器必须实时更新确保通用性。
另 外一种,为了确保遥 控器真的对每一个厂的电子称都能起作用,那么就需要下点功夫,初次交易时候记下工厂的称,在第二次交易的前几天先去厂里借称,谎称忘记带称了需要到隔壁工 厂收废料借用贵公司称一用。一般情况都能借到,借出来后乘机更换已经准备好的同款表头,改表头只在遥 控器操作才会不按实际显示,正常情况还是显示实际称重数据。
回收商自带电子秤那就更好办了,这些称都是可遥 控的,想称多少就多少。而且,所有的遥 控器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外形类似电动车、电动门使用的遥 控器,另外一种是外形看起来就是计算器的遥 控器。


废料堆放技巧
回 收商一般长期雇佣熟练操作的搬运工人,因为他们都明白潜规则及操作方法。比如,前面提到的特制木板托盘单边卡住轮子的类似原理,可以将中间底下看不见的位 置货物着地堆放,那么整体货物也是减轻重量;个别工人根据站位挡住工厂仓管视线,用钢头皮鞋或者周围相似废料踮起货物等方法。


买通地磅
嘉定回收废品说有一种情况是司机将车故意压边停在地磅单边上,未按要求正确停在称台的有效范围,致使减轻重量。
大 路边上的收费地磅造价成本在十几二十万人民币,而一般正常过磅在几十块左右,一个位置好的地磅一天都过不了几十车,可以想一下什么时候才能收回成本。即使 过磅车多,有买磅的需求也一样会存在。很多地磅就是靠卖磅赚钱的。废品回收商会提前在卖家附近联系好就近的地磅管理员,比如少称一吨两吨卖磅的给地磅多少 钱。这些买磅费用可不低,一般都是货物价格的百份之四十左右一吨。
同样地磅也有遥 控器,有时候担心地磅员不清楚车上废料大约有多少,回收商就会安排自己的人遥 控操作。有些工厂自己有安装地磅,这时候也需要遥 控器大显身手。


水车/沙车
因 为要过地磅,回收商又发明一种节省买磅钱的方法,且有些工厂自己有地磅也不能买磅。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事物总是相生相克不断发展,有些回收商就发明了如何 改装货车。将货车箱体改装成暗箱,一般都是改装箱体的底板厚度。最早采用沙作为载体,但是沙始终是成本高且不好操作,后面演变成用水做载体。改装的货车暗 箱看起来不大,但是可以装的水的重量却不轻。在出发前将箱体加水,空车过磅时候车皮净重就包含了水的重量。在空车过完磅后或者载货过磅前把水放掉,这样就 等于水有多少你的货也少了多少。
因为过磅肯定有工厂的工作人员在场,水车的技术就是根据实际场地情况,寻找最适合放水的时机,不能被工厂的人发现。


理应外合
很 多大厂的废料都是采购负责,老板不会亲自交易,甚至有很多老板不清楚此行的潜规则。只要不是老板亲自负责废料的工厂,废料负责人这个职位可是美差,油水丰 厚,有时候连计数的仓管都能沾点边。不仅回收商会主动贿赂他们,他们自身也持有一种态度——反正这些货都是老板的,卖再多的钱都不是自己的,想想自己的薪 水,捞点外快的念头不由而生。废品回收商都会特意强调“合作共赢”的经营理念,工厂负责人也会听这些行话,所以他们都会跟废品回收商勾结,废品回收商负责 少称或者根本就不称随便写一个数量给对方,然后会拿部分回扣给负责人。这样负责人也高兴,废品回收商也能赚个大满贯!这种生意好做,也是最顺利的,当然这 个是大部分行业都存在的现象,不局限于废品行业。


鱼目混珠
金属和塑料的很多外形是用肉眼很难分辨的,这对回收商和工厂来说都是一种考验。
举例子,不锈钢的型号就有很多种,大体现在市场上的不锈钢型号有201、202、301、304、316等。这些型号的不锈钢外形和颜色都差不多,但价格相差胜远,316的要比201的贵好几倍。
镁合金和铝合金的外形也是差不多,价格也是相差1倍。
塑料就更复杂了,按材料成分都可以分出一千种不同门类也不为过。以传帮带的方式,大部分人都根据经验和鼻子的记忆功能,通过燃烧塑料样品的气味判断塑料的种类。
金属材质判断一般采用光谱仪,光谱仪一般售价十几二十万一台,对于小的回收商根本不会考虑购买这么昂贵的检测仪器。
材质判断,完全看工厂和回收商之间谁的专业性强。
高价低卖和低价高买就是双方之间的博弈。


明偷暗抢
明偷:一些废品回收商会趁卖家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把还没有称的货物拿到称过的那边。不要小看这些小动作,如果一小袋铜料的话大概都在七八十斤,如果你懂的价格那么你可以算算这些值多少钱(黄铜、红铜、紫铜,铜都是几万块一吨的),如果他们偷两袋三袋或者更多呢。
暗 抢:在这里还是说的一些货车的暗箱,废品回收商家会在装车的时候把一部份货物偷放在暗箱里面,在暗箱里放的差不多了,因为废品商觉得没办法搞称,且起初谈 好的价格远远高于市场价,完全是亏本买卖,这样废品回收商会用各种借口不要你的货,然后把看得到的货物卸车还给卖家,其实这里废品回收商偷了多少货放在暗 箱里谁也不知道。


垄断回收
区域垄断,其实也是一种抢。在很多地方的工业园,乃至整个片区,经常被当地地头蛇承包经营,外来者不能来上门回收,且不允许工厂拉出去卖。有些小区就是物业垄断,哪个回收商给的外快或者招标费多就给哪个收。
以上列举的行业潜规则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技巧每个回收商有自己的套路。当然,也有很多工厂从业人员知道潜规则,会提前称好废料,分好类,滤干油水,以防被搞称。
也有老板将计就计,明知道回收商想搞称,交易前签好合同(一般价格会比较高),然后让回收商尽情地搞称,等付款完成 交易后,工厂卖家就说重量不止这些,需要重新称过,如果有歧义就报警,且签了合同。报警的后果可想而知,很多时候这种情况回收商就反被工厂倒打一耙。


潜台词暗语
废料负责人可能听多了也会发现,很多回收商的交流口头禅都是一样的。
比 如:贵公司废料是什么材质,什么型号规格,大概有多少货,麻烦拍照拍视 频看看,贵公司有没有称/地磅等,去外面过磅远不远,然后初步报价基本达成意向,到现场看货再商定具体价格......最让客户搞笑的是,回收商经常会问 客户——你们以往是怎么卖的,或者你意向的心理价位是多少,打算卖什么价,有时候客户就会非常恼火,回收商不出价反而来询价。
这些行话,看似普通,一般人也察觉不出有什么问题。但是作为回收商,就可以根据客户回答这些问题的情况来判断此次交易是否有较大的操作可能性,当然,最终还是要现场实地查看才能判断。
简单解释类似行话:
根据客户的回答,以及结合照片/视 频判断废料的实际重量,如果重量非常少就没办法下手,但有几吨几十吨,那么就有搞称的可能性了。
根据客户回答地理位置、以往交易方式方法也可以判断客户是否有经验。
如果客户居然会回答出价,说明客户可能没什么经验,也许也判断不出此废料的市场价。
总之,有非常多的因素需要随机应变,没有公式可套。
现场的场地也有很多因素需要查看,比如看看有没有摄 像头,去外面地磅远不远,有没有拐弯的地方可以放水等。
以上都列举了回收商及采购的潜规则,那么接下来要说说这种现象产生也是有一定的原因在助推的。
可以这么说,是你们工厂逼着回收商搞称的。
为 什么这么说呢?废料负责人询价的时候,如果回收商结合正常公司运营成本和市场价来报价,只赚取微薄利润,那么工厂负责人听到如此低的价格,连第二句话都不 想说了,直接挂掉。因为工厂的采购天天都接到很多废料报价的,很多回收商的报价是远远超出市场价的,那么工厂的采购就会认为正常合理的报价实在太低了,认 为良心回收商赚的是暴利。
嘉定回收废品说有时候良心回收商还会提醒采购——我们也可以高价收,但我们不想违规市场秩序,我们都是诚信做生意的,希望长久合作。
采购根本不会相信良心回收商的劝告。
还有就是部分采购要求的回扣实在太高了,那么回收商只能压低价格,如果采购能摆平工厂内部问题,压低价格也是可以,否则只能更离谱的搞称。
现在再说良心回收商,因为采购始终要高价出售,那么诚信经营又无法达到合作意向,这就逼着良心回收商也拍着脑袋喊价,采购喜欢听什么价就喊什么价,气愤地走向搞称的道路。